2019/6/24–懂懂日記

2019/6/24

原創: 懂懂贊賞 懂懂日記
皮卡需要年審。

我不想自己去,排隊,浪費時間。

還有,就是容易被卡。

為啥?

我這個車有兩點不符合規定的,一是腳踏板,二是行李架,都是原廠選配的,但是上牌的時候被卡住了。

而皮卡是一年一審。

那結果就是需要一年一拆,可是我又不想拆,我覺得拆來拆去太心疼,就想找個黃牛,花點錢,一次性過,多簡單。

我問保險公司的朋友,有沒有推薦的黃牛?

他自告奮勇:我就是。

現在保險公司都有代客審車這個服務,但是他們只是服務常規車型,像我這樣的半改裝車型,是過不了的,最終還是需要打電話給我,讓我自己去折騰。

他介紹了一個黃牛給我,談好價錢,200元。

成交。

他提前跟我講好,雖然我是黃牛,但是我也過不了,因為現在咱這邊錄了視頻要上傳,市里那邊統一審核,而且審核員是隨機分配的。

我懂他的意思了。

就是他只是幫我跑腿,幫我拆,幫我裝,車子怎么開去的,怎么開回來,僅此而已,問我可以不?

我說,可以。

上午,他去審車。

午飯時分,給我發信息,問我在哪?

我發位置給他。

他開車過來接上我,然后再讓我監督著,裝上,他親自裝……

我很少發現有開車比我好的。

他算一個。

就是無論車感還是安全意識,都不錯,你要這么想,這是一輛大皮卡,對于一般人而言就是公交車的感覺,駕馭不了。

而他,很熟練。

小伙長的也很好,年齡也不大,93年的。

我問,你幫我拆幫我裝,我要不要額外給你點錢?

他說,不用,不用。

我問,你之前干過汽修?

他說,干過六年。

他真正讓我覺得很像匠人的一面是用粉筆做了標記,因為需要拆卸的螺絲比較多,他每拆一個就標記一個數字,一共九處,他從1標到9。

我覺得這小子以后可能會成事。

裝好了。

我給他轉了300元。

他點了退回。

意思是只要200元。

那我請你吃個飯吧?

他不好意思,拒絕了。

我說,我一般不隨便請人吃飯的,你若是有空,下午給我回復,可以不?

他說,那我請你。

我說,不用。

一表人才,性格也不錯,全程微笑,唯一我覺得略有遺憾的就是做了黃牛,一個危險的行業。

晚飯,他來了。

帶了兩瓶小老虎,就是景陽春瓷瓶裝的,一瓶38元,對比他的收入而言,這兩瓶酒也算有分量的。

我說,我只能請你吃外賣。

他說,可以。

我請他吃飯,其實是想勸他從良的,干點啥不好,非干黃牛,這個行業沒有出息,做大了就一個結果,被抓。

做小了并不賺錢。

我問,有多少黃牛?

他說,我們有個群,100多人。

我問,你從吃不上飯到有收入,用了多久?

他說,半年吧,就是天天在那里蹲著,守著,然后慢慢的靠口碑,現在基本上都是朋友介紹朋友。

我問,把你微信推給我的那個哥們,你給他多少提成?

他說,50。

我問,必須給嗎?

他說,可給可不給,但是一般我都是給的。

我問,有沒有被抓的?

他說,很多。

我問,你被抓過幾次?

他說,一次都沒有,咱做的小,另外主要做正規業務,一般都是需要做改動的才找到我,例如改改燈,改改剎車,這些我自己就給弄了。

懂了,有修理技術的黃牛。

我覺得是個人才,但是努力錯了方向,而且容易越陷越深,因為他也有偶像,他說的偶像我還認識。

就是大黃牛。

不過已經成了死牛了。

大黃牛跟我年齡差不多,擅玩厚黑學,不管你是否需要,都送你一個無法拒絕的禮物,而且是在不求你辦事的時候送出的,并且是在絕對安全的環境下,例如我在濟南出差,我住1802房間,他就在我隔壁開了一個房,里面有為我精心準備的禮物……

什么疑難雜癥,找他,沒有辦不了的。

這種屬于超級黃牛,滲透到各個領域,久而久之把自己修煉成了人脈中轉站,只要你遇到了疑難雜癥,第一反應就是想起了他,這也是個本事,不過最后肯定都是作死模式,因為會有幻覺,覺得自己無所不能,若是只是做做黃牛,出不了什么事,就怕想搞個大的,例如搞塊地,搞個工程,甚至還搞個行為藝術,例如用挖掘機拍扁老賴的汽車。

結果,搞大了。

繼續說93年的小黃牛,我覺得若是好好培養,是個不錯的司機,但是我需要看看他父母,就是知道他的原生家庭是否健康。

老實人更容易夾雜惡。

我需要更深入的去了解……

偶爾,我陪孩子在樓下玩,我能觀察到很多有意思的現象,特別是爺爺奶奶帶孩子的,愛的時候溺愛的要死,發脾氣的時候呢?又不把孩子當孩子,連打帶罵。

媽媽也有如此的。

有天,有個小姑娘坐排椅上玩游戲,貌似是超了媽媽規定的時間,媽媽要,她不給,還哀求:我玩完這一局。

媽媽搶過手機,當場就摔的稀巴爛。

小姑娘嚇的呆若木雞。

我都覺得“呆若木雞”這四個字真形象,而且我產生了一系列的聯想,我兒子撞了無人機那一天,我媳婦的表情、行為跟這個女人太像了,我若是背過身子,只聽聲音,我會錯以為是我媳婦。

而這個媽媽平時給我的感覺呢?

很溫柔。

我產生了一系列的推測,她應該是住在前面的小戶型,就是當初最便宜的房子,而且應該是從農村上來的,也沒怎么讀過書,也就是初中畢業,在附近上班,摔壞的那部手機是VIVO手機,兩三千塊錢,說明收入一般。

我對這些很熟悉。

從小就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的,每個善良的農村人離發飆只有半步之遙,情緒開關隨時可以開啟,一點就炸。

在我的記憶里,我娘就炸過N次。

我爹屬于情緒比較穩定的,跟我差不多,幾乎不發火,但是上次跟那個小混混撞了車,他的心理活動讓我覺得害怕,他最初竟然不想聯系我,而是采取另外一個極端的方式,就是跟那個小混混拼命,大不了同歸于盡。

多么幼稚的想法。

所以,對于小黃牛,我不能盲目地挖他過來,因為他平靜的內心深處,也有這么一個很敏感的情緒開關,我們倆真的發生了什么沖突,他可能會打我一頓。

真打。

我上一個司機是秦少華,富二代,不管他多么好色,多么落魄,負債1個億也好,但是他情緒開關很好,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,永遠都笑呵呵的。

所以,保姆也好,司機也罷。

若是沒有選好。

最終,就是被他們搞死,偷個東西那都是小事,放火燒了你全家也不是沒有可能,奢侈品回收領域最容易遇到的,其實就是保姆偷包。

主人壓根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個包。

2000年左右,那時能開輛圓屁股的A6已經是相當牛B了,一般都不是自己開,要找司機。

日照某本土企業家,買了一輛。

他先后招了兩個司機。

第一個,技術非常好,當了八年兵,汽車班的,小伙長的也不錯,唯一的缺點呢,就是略調皮,膽子格外的大,公司里老美女小美女他遇到了都要攬一攬肩膀,就是永遠都是孫猴子的模式。

調皮,不正經。

老大最初讓他開A6,開著開著,覺得不合適,這成何體統?

就把他下派了,改為辦公室司機。

辦公室一輛什么車呢?

D22,皮卡。

那時一輛D22比帕薩特都牛B,十多年后我為什么非要買輛D22皮卡?就是這期間種下的情懷,喜歡上了,原來皮卡還可以這么高檔,可以這么好玩。

老大又招了一個司機,這個司機技術一般,但是有學歷,讀過高中,而且已經成家,原先在港務系統工作,因為人忠厚老實被推薦給老大開車。

老大用車并不頻繁。

所以空閑時間也比較多,老大覺得自己沒有文化,希望身邊人都有文化,意思是你若是有時間就多讀讀書,搞個成人大專之類的,我這個當老大的也有面子,例如可以對別人吹,咱家司機都是大學畢業。

那時,日照極少有大學生。

因為,壓根沒有大學。

這家伙很用功,真的考了個函授專科……

老大把他當兒子一樣呵護著,有重要的場合都讓他做副主陪,而且不再介紹是自己的司機,而是介紹,這是XX廠的X總,不是虛的頭銜,而是的確安排他去負責這個工廠。

平時是XX廠的X總,兼職是自己的司機。

我對他們的接觸,就到此為止。

一晃這么多年過去了,老大除了名聲還在,別的都不行了,而這個司機呢?崛起了,在某個領域做的非常出色,就是說,在日照算是小名人了。

四個字,知遇之恩。

類似的司機,我還遇到過一個,很偶然的機會,我認識了一位企業家,上市公司的三把手,財務一把手,他未必有名,但是我一說這個品牌,大家家家戶戶可能都有其相應的電器,國企。

三把手約我在深圳見面。

一見面,他提了一個蘋果筆記本,外面還帶個紙盒子。

我心想,一見面就給我這么個大禮,有些不適應。

我想多了。

他只是喜歡用這個盒子裝著筆記本而已,是拿這個給我演示東西的,我靠,空歡喜……

他的司機也在,也是一輛奧迪,不過應該是A8。

他跟我談的是什么業務呢?

中醫排毒。

他是中醫迷,講述自己遇到了一位神醫,吃了他給的排毒散之后,糞便里排出了不少石頭,還給我看照片了,不同的顏色代表不同的位置,肝的,膽的。

我問,這個業務是準備怎么做?

他說,準備找批號做生產,然后讓XX(司機)全盤負責,他跟了我這么多年,我要幫他做成點事,他現在已經有房有車了,也結婚生子了,就缺個事業了。

這格局……

成人之美!

我沒有跟他深入合作的一個重要原因,就是我對他遇到的神醫理論表示不贊同,但是我沒有表達出來這一點,我怕他跟我理論,這是價值觀與信仰的不同,會有沖突的。

我覺得最好的關系是什么?

我不可能完全理解你所思考的與你所做的事,但是這不影響我們成為好朋友,好朋友不需要絕對理解,我不懂你在做什么,并且我允許我不懂,這才是最佳狀態。

就是和而不同。

繼續說2000年左右的A6老大,在某個細分領域,他就算是壟斷,甚至成了日照的半張名片。

但是,后來為什么隕落了?

因為,進入了資本市場。

有個比A6老大身份更高的老大跟他講:你使勁賺,一年能賺多少?幾百萬?撐死了,但是你若是上市了呢?那么就是幾個億的收割,而且天衣無縫,這才是最好的賺錢機會,靠勤勞致富那是瞎扯淡,你需要升級自己的思維模式。

這就如同前幾天我看了一個評論:

我討厭混日子的工作,每天做著重復的事情,十年如一日,沒有一點成長。我嫉妒那些草根網紅,他們沒啥本事,每天就是瞎扯淡。但人家一天的收入卻比你辛苦工作一月的工資都高。為什么?

因為你付出10倍的體力勞動,也比不上一次思維升級。

A6老大心動了,覺得有道理。

當時A6老大剛進入地產領域不久,所謂的進入,不是自己開發,而是合作開發,例如某開發公司要做個大型商場,那么他把下面一層直接拿下來,當時花了800多萬,咱覺得已經是天價了。

若是留到現在呢?

一年租金,可能就收入三四百萬。

一輩子衣食無憂。

這都是馬后炮了。

只是假設,人生沒有假設……

這些事是怎么到我耳朵里的呢?是因為前面我寫了一篇文章,講述了牛哥談的一個觀點,就是咱辛苦賺錢還能賺多少?咱應該搞一家上市公司出來,那樣的話,咱每個人都是幾個億。

只有過億,才可以拉開距離。

現在百萬已經是貧民了。

有道理,搞的我熱血沸騰,我有的優勢是忽悠,我一說這個事很靠譜,大家紛紛問,能提前入點股吧?至于干什么,如何干,都不知道,反正先把隊排上,萬一這個錢牛哥不要咋辦?那真是錯過了幾個億。

我倒覺得,若是我們不搞一家上市公司,只是搞一家假裝要上市的公司,就能賺到幾個億,光忽悠我這些讀者,足夠了。

我寫了這個事后。

A6老大身邊的人第一時間聯系了我,給我講了A6老大這些年發生的故事。

A6老大已經是限高人群了。

就是不允許高消費了,身上的債務還有大幾千萬,所以我說他只剩下名氣了,其它的啥都沒了。

我們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意志很堅定。

我們的錢包帶鎖,我們的褲衩是鐵的,實際上呢?

若是有高能量對我們碾壓。

我們什么都不是自己的,我平時都穿著鐵褲衩,我對老婆無比忠誠,從來沒出過軌,甚至沒正眼看過別的女人,但是冰冰非要來找我,我削鐵如泥,什么鐵的布的,撕的稀爛。

A6老大維度夠高了吧?

也有人能把他忽悠得一愣一愣的。

把新公司注冊在了上海,從完全正規開始打造,一流的財務團隊,一流的宣傳團隊,還屬于上海某個區域的重點引進、培育、扶持項目。

最終呢?

A6老大就算結局最好的,至少是自由的。

A6老大身邊的朋友就問我:你真準備做一家上市公司?賭注你準備好了嗎?

我說,我沒準備好,也沒有這個野心,說句夸張一點的話,我現在的一切,不就相當于一家上市公司嗎?每位讀者都是我的股票持有者。

一回事。

A6老大沒有這個風險意識嗎?

有。

但是,很多時候,特別是男人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很多事都是被動推進的,自己并做不了主,很多公司都是上市上死的,排隊排死的。

有些路,一旦走了,就是自己不能掌控了。

這就如同曾軼可發了條微博,她以為自己能掌握一切,沒想到一切反轉的太快,最終自己也駕馭不了了。

企業做大了,就是這個狀態。

隨便一個點,都可能被引爆。

我跟A6老大身邊的朋友聊了半天,得出了一條結論,就是一切都是命,若不是A6老大的老大出了事,那么可能又是另外一個結局。

所以,我們能擔多大的財富,其實都是寫在命運里了。

沒這個命。

需要認。

昨天,我遇到了一個讀者,咨詢了我一個問題,就是她男朋友欺騙了她,不僅僅騙了她一個人,還有另外一群女朋友,騙了色,騙了錢,不是直接問她要的錢,而是以她的名義搞的網貸、信用卡之類的,前前后后20多萬。

人已經被抓了。

她問我,她該怎么辦?

我問,你沒發現蛛絲馬跡嗎?

她說,沒有,現在才知道房子、車子都是租的。

那整個故事就很簡單了,就是一個很普通的女孩突然遇到了高富帥的青睞,大洋房,大寶馬,那么借你點錢怎么了?甚至不是他主動借的,而是她主動借的。

我問,這些借款是你簽的名還是他簽的?

她說,我。

我說,需要你還。

她問,不還怎么辦?

我說,反正就是催債、起訴,一條龍了。

蠻可憐的。

真的很可憐……

但是,我幫不了她。

人在隕落的時候是沒有底線的,我一個很善良的大姐,在臨跑路的時候問我借50萬,按照我們的關系,50萬我是可以借給她的,很多東西就是命,當時我在深圳買房,剛轉過錢,手機銀行限額了,轉不出去了,我說那你等一天。

結果,她很著急。

我說,那你只能找別人先周轉一下,例如周轉一天,我明天給你。

她只好答應。

晚上她又催我,催的很急,我多了個心眼,覺得再拖一天,結果讓我賭對了。

次日我才知道,她是計劃跑路了,就是對親戚朋友做一次終極套現,我在想,若是哪天我跑路了,今天每個相信我的讀者,都會是受害者。

你們小心點。

被騙的這個姑娘,注定要隕落,因為她沒有償還能力,只能接受一波又一波的折磨……

上一個類似的情況,是我的小師妹。

教高中。

也是被男人用類似的方式騙了20多萬,她算是大齡青年了,一直沒有戀愛,突然遇到了暖男,我提醒過她,優秀的男人沒有時間噓寒問暖。

被騙后呢?

她問我怎么辦?

要不要報警?

我的建議是忍氣吞聲吧,若是傳出去會有兩個結果。

第一、找不到婆家了。

第二、工作丟了。

為什么工作會丟?

因為她有私人借款,大家會第一時間催債,鬧騰,若是把事掩蓋住呢?那你可以繼續拆借,至少能把事捂住,慢慢還,終究能上岸。

前幾天,她弱弱地問我:我看你破產了,需要我幫忙嗎?

我問,你有錢嗎?

她說,我還有120元,本周的生活費,你要的話,我可以先給你。

她甚至想過一些極端的事。

例如想去做兼職,但是很快又自我否定了,貌似覺得自己顏值不過關,她已經徹底對錢低頭了,不低頭又能咋樣呢?跟個學生似的,花錢按百計算了。

前兩年,我入股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,說的簡單一點,就是細菌絮凝劑,傳統的絮凝劑主要是明礬,屬于化學絮凝,而細菌絮凝劑相比而言屬于比較綠色的。

我入股的時候,項目還處于實驗室階段。

后來,申報了一些項目,獲批了一些科研基金,從小實驗室到了大實驗室,但是真當決定落地生產時,發現遇到了問題。

雖然,我們是一家生物科技公司,但是很多地方依然把其歸類為化工領域,相關手續很難下批,一是環評很難,二是本身不歡迎這類項目。

對于科技進步,在大力地扶持,獎勵。

但是,落地呢?

很難。

后來,我們在一起探討,就是要不要到縣城來?例如總公司設立在大城市,把工廠設立在一些縣城,例如我們縣。

那我就去落實。

是否能以招商引資的名義進入?

其實,我們并不需要資金扶持,也不需要稅收扶持,也不需要土地扶持,什么都不需要,我們需要的其實只是“允許”+“批證”。

我咨詢了一位球友。

他馬上聯系招商領域的朋友跟我對接,是真正的馬上……

這時,我才意識到,其實縣城也有服務意識,只是分專業,名片一遞,頭銜不小,而且格外的謙虛,主動跑這么遠來找我們,而且非要請我們吃飯。

拒絕了。

咱不能白吃白喝,何況咱不一定真在本地落地。

彼此都是人精,誰也不需要玩聊齋,問我什么,我就回答什么,而且基本實事求是,包括她問我市場如何?我也很誠懇地告訴她,一切都是未知的,我投資這個事只有一個原因,就是我覺得這是一件積極向上的事,而且對于博士而言,等于把他的想法給予作品化,即便失敗了我也接受,無妨,若是成功了呢?我覺得是對國家做了一些貢獻,跟我合伙的這個博士在這個領域是非常優秀,比我年齡還小,可以百度一下,叫虞磊,剛發表了一篇很權威的論文《生物催生納米顆粒原位催化污染物降解》。

招商大姐問我大約能投資多少?年產值多少?

我說,頂多200萬元,廠房我們計劃租賃,就是設備費用,預計200萬可以搞定,我們在正式投產之前會做一個大型的實驗室,我們要做的其實就是放大版的實驗室,可以出成品的。

彼此認可。

吹有用嗎?

沒用。

為什么?

他們是干什么的?天天跟各類牛B高手過招,什么牛B沒聽過?越是如此,咱越反著做,就是實事求是,不吹牛,反而要降低他們的期望值。

為什么這些干招商的非要請喝酒?

這也是有原因的。

屬于心理學范疇,就是用酒精來催眠一個人,酒后才能吐真言,就是可以通過喝酒知道你內心深處的底牌是什么?就是你來投資的真實額度有多大,有多大把握,真投假投……

一喝多,全暴露了。

是不是騙子,只有喝多了,才能看出來。

在多次執意邀請下,我趁周末去跟她喝了個酒,因為周一到周五公職人員不允許喝酒,但是我提前說好,我請客。

她同意。

我拿了一瓶瀘州老窖,提前說好,咱倆就這一瓶酒。

好。

在聊的過程中,我發現我們交集太多了,她很多朋友,包括領導,下屬,都是我朋友,主要是球友、騎友。

越聊越投機。

像她這樣,單槍匹馬出來談業務的,極少,甚至幾乎不存在,一般都是需要群體催眠,就是一群人敬一個人,這樣才能喝醉。

一對一,她未必是我對手。

另外,我們也不需要博弈,她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,而且我開著這么好的車,她不需要懷疑我,絕對相信我的實力。

她推心置腹地給我提了一個建議,就是不要走招商的路線,而是走人才引進路線,也不需要把戶口遷過來,只是掛靠就可以,這才是重點。

喝多了,彼此話也多,我就說了我的另外一個身份,就是在XX單位上班,她對我們單位很熟,羅列了一大筐我們單位的人,誰誰什么時間提拔的,誰誰什么時間調來的,仿佛都是她一手操作的。

聊起了我們主任。

她說,我跟她同一年參加的工作,我們倆還一起學的車。

我說,我跟她一個辦公室。

她說,那下次喊著一起坐坐。

我說,行,我請客。

她說,我請。

我說,不用爭,我請。

她對我沒有半點戒心了,甚至有那么一絲敬佩了,因為我們又聊到了本地一位名媛,她跟她認識,我說我也認識,她還拍了我的照片發過去求證,名媛很調皮地回了一句:咋跟我家偶像在一起?

喝多了,什么都聊,問我有沒有轉正計劃?

我說,沒有,我沒興趣,就是體驗一下而已。

她說,你家主任又提拔了。

我說,是的。

她說,原本這次調整也有我。

我問,因為什么出了差錯?

她說,政審。

我問,酒駕犯錯了?

她說,不是,前兩年參與了一個P2P項目,爆雷了,我也沒報警之類的,結果呢?我資料里寫著XX項目涉案人員。

喝了一瓶白酒不過癮,我們倆又拿了八瓶啤酒。

喝的暈乎乎的,在一起研究如何把這個污點給洗掉,我的意見是偷偷地查一下,到底是杭州那邊錄入的還是咱這邊錄入的,然后從源頭去解決這個問題,否則你以后每次提拔都是問題。

她說,虧掉了錢都是小事,關鍵是一輩子的污點,咱這邊還有一個大學生,筆試都過了,前幾天做入職申請,被拒了。

我說,雙重委屈。

她說,真是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。

她投入了多少錢?

不是小數。

為什么她會成為涉案人員,我推測就是金額過于龐大,屬于大客戶系列,雖然她沒有發展代理之類的,但是也屬于重點關照對象,被系統自動標記了。

我問,誰發展的你?

她說,不說了,都過去了,他也是受害者,也沒報案,不知道他有沒有類似的污點,我也沒好意思問。

我說,以后千萬別參加這些P2P。

她說,絕對不會了。

我只能做一些狹隘的推測,那就是她的上家是德高望重的,給了她一個不可拒絕的理由,她對他的信任或崇拜絕對了,她絕對服從。

只是,誰也沒想到是以這樣的鬧劇收場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別說明:文章非紀實文學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對號入座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微信掃一掃
關注該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