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/6/25–懂懂日記

2019/6/25

原創: 懂懂贊賞 懂懂日記
準備走丙察察進藏。

大家先見個面,聚一聚,認識一下。

多是資深玩家。

有人提議,把群里的名字改為真實姓名+手機號碼,改完我一看,尾數都很震撼,要么1111,要么2222,要么8888,要么9999。

我的,最寒磣。

路書暫時只做到拉薩,至于拉薩之后,決定到拉薩以后再決定,若是有人想家,那么可能先回來了,若是有人想去阿里,可能就進軍阿里了,若是有人想挑戰新藏線,可能就從烏魯木齊回來了。

想家?

這是山東男人特有的屬性。

在外面待不住。

“一周”還可以,時間再長就白搭了,至于想家想的是什么?說不準,是老婆嗎?不是,是父母嗎?不是,是孩子嗎?不是,反正就是想家。

記得上次進藏,還沒到西藏,我就想家了。

你知道想家有什么后果嗎?

從拉薩到家,三天殺到。

第一天從拉薩就干到格爾木,第二天干到蘭州,第三天從蘭州干回來,那才是真正的歸心似箭。

酒席散后,我跟媳婦回家。

回家路上,媳婦問我:你們為什么會想家?我從來沒有想家這個概念,沒有跟人家似的要偶爾回趟娘家之類的,一點類似的感覺也沒有,也不想爸爸,也不想媽媽,甚至回不回四川都行。

我說,你心大。

她說,上次上了樊登的課,我覺得與小時候的成長環境有關,從小爸爸媽媽在外面打工,家沒有家的概念,所以也不知道想什么,而你看你們家呢?從你小到現在,父母都在身邊。

不過,我現在覺得,想家未必是一種美德,也許是一種制約,就是大家走不出去,天天蹲在家里,你看,這幾年的我,哪里都沒去,是不想去,一出去就想家,在外面待不住,特別是前幾年要偶爾出國,我一到臨近出國的日子,我就緊張,總希望時間晚點來,可是它還是來了……

不光是我,牛哥也走不出去。

都被一副無形的枷鎖給捆住了,說白了,還是安全感、資格感,就跟小兔一樣,一旦跑出了自己的窩,總覺得危機四伏。

基于不同的成長環境,在與孩子分離的時候,我和媳婦的態度也截然不同,例如前幾年有少年軍校,同年級的沒有報名的,我媳婦給我兒子報上名了,去送的時候,我哭的眼淚嘩嘩的,媳婦還在旁邊大笑,意思是真是一個懦弱的男人,竟然還會哭鼻子。

她咋懂那種心情。

就是我想到孩子會想家,還有就是大冬天的,兒子在野外訓練,他是一個連屁股都不會擦的孩子,別的孩子都是十三四,他都不到七周歲,什么都不懂,給他準備了手套放行李箱里,他連行李箱都不會翻。

就是一個孩子而已。

我媳婦覺得同學們之所以不報名,是因為貴。

不是。

你要這么想,這是一所私立學校,沒有窮人,看下午接送孩子的車輛就知道了,很多車子是司機在開的,什么車型都有,包括邁巴赫。

是大家都不舍得。

你咋舍得一個六七歲的孩子,獨自一人去參加戶外的軍事訓練營呢?也從來沒離開過爸爸媽媽……

還有,就是兒子連菜都不會夾。

他又羞澀。

我通過視頻能看到他的動態,每到吃飯的時候,他只吃米飯,別的都不好意思吃,那我就急了,聯系教官,給發紅包,意思是照顧一下我家孩子,我孩子啥都不懂,我們不在意什么訓練勇敢之類的,只求他吃的好,穿的暖。

這類課程有意義嗎?

我認為沒意義。

相反,我認為很危險,其中最大的危險就是這一類拓展訓練機構,多是三無機構,監管不到位容易出問題。

夏季還有課程,兒子死活不去了。

我同意。

兒子隨我,想家。

對于想家我是這么看待的,想家、不想家,都是一種正常的心理狀態,不存在哪個更高級、更高尚。

你想家,就想,不出去就是了。

你不想,就不想,不回來就是。

都是允許的。

但是,不要對抗,例如我明明想家,還非要在青海工作,讓自己每天都飽受相思之苦,很多時候,我們很多建議往往會忽略“想家”的因素,例如有個讀者在青海那邊當兵,還是軍官了,他就是想轉業回來,那咱肯定使勁勸,可別了,你好不容易有了今天,咋能回來呢?

想家。

這次我和媳婦出來,又把兒子自己放家里了,美其名曰,訓練。

我出來是參加進藏動員大會。

她出來是迎接勁松。

因為我媳婦做鮮花團購,就是跟著勁松做的,勁松在搞自駕,從南走到北又從北走到南,為什么突然有這個計劃呢?

最初是計劃去西藏,結果只招募到了一位隊員,一位92年的美女,那去不了西藏了怎么辦?就改了這個行程,這個行程對于美女而言,絕對是另外一番收獲,因為會有巡視的感覺,每到一處,都有無數粉絲接駕。

例如到上海的時候,還專門去余歡那里試駕了一下法拉利,到我們這里,我們肯定也是熱情招呼……

若是美女未來想當一名寫手或網紅,這一路的收獲絕對是致命的,因為她親身感受到了什么是光環,就是走到全國任一城市,都有人好酒好菜招呼,而且全程五星酒店,這是一種很獨特的人生體驗,體驗過了之后呢?就想持有。

持有的方式呢?

有二。

要么,自己厲害。

要么,男人厲害。

本地開了一家小酒館,有點像日料店,又有點像酒吧,又有點像啤酒屋,反正不倫不類的,描述的通俗一點,就是既賣酒又賣菜還賣扎啤,裝修的又日又中又歐。

雜交式裝修。

老板娘年輕的時候曾經是支花魁,臨縣的。

雖然是臨縣的,但是在我們本地也很有名氣,原因呢?

漂亮。

真漂亮。

雖然年近四十,但是依然漂亮,骨架好,大長腿,關鍵是與本地人有一點不同,她是3D臉,而本地人多是大餅臉,不僅僅本地人是大餅臉,中國人大部分都是,大家不騎摩托車可能沒感覺,歐款頭盔我們是戴不了的,因為歐美人的頭是扁的,就是我們常說的驢臉,而亞洲人的臉呢?是前后扁,所以我們的頭盔要求尺寸更大。

3D臉就是馬來西亞、印度的感覺。

少數民族也有這種感覺。

很立體,很有味道。

所以,據說,她總給人一種異域風情的感覺,仿佛花了本土的錢,進口般的享受……

我認識3D的時候,她已經是好妻子好媽媽了,老公比她還小,是89年的,很正經的一個小伙,搞化工運輸的,手下有幾輛油罐車。

提上褲子的女人,未來有兩種可能。

要么,把腰帶看的很輕,可有可無,可松可緊。

要么,徹底換成金腰帶了,安心過日子,因為徹底踏過性了,性有什么意思?什么樣的咱沒見過,沒意思。

他們倆感情很好,我一直都想推心置腹地問問老公,你是不知道還是不介意?后來我自己想明白了,其實這些東西,可以無限放大,可以無限縮小,你認為是個事,那就是一座山,你認為不是事,那就無所謂,過去的事都過去了,何必總是翻來翻去?

接納了。

有段時間,我們總去這家小酒館,因為她每天從青島一廠往這邊發扎啤,這個酒特別好喝,哪怕在青島本地也未必能喝到,除非去一些比較地道的啤酒屋。

我們球友喜歡喝。

我們偶爾打了比賽,就過去喝,還需要預約。

3D呢,偶爾也會陪我們一起喝點,3D對我很尊重,因為我是為數不多的文化人,而且我一去,很有面子,里面N多人認識我,大家紛紛起身,董老師來了……

包括她老公也算我的小迷弟。

這不夸張。

一來二去,我覺得3D存在一個最大的問題,就是姿態太低了,沒有老板樣,依然動不動陪個酒,越是如此,男人越不尊重你,因為沒覺得你是個老板或朋友,只是把你當成了個女人,動動嘴,動動手。

模式沒切換過來,可能內心深處還是沒有資格感。

認識的人倒是很多,全是各類名人。

但是,大家不把她當個朋友看待,只是當成了一個高級一點的,略有靈魂的,陪酒人,她也基本來者不拒,動不動就提醒,我先干了你們繼續喝,樓上包間是XX單位的老大,我過去一下。

我對她是比較尊重的,主要是她總是喊我董老師,我就不好意思啟動禽獸模式,在一座縣城,類似的角色基本上就是通天的,就是從小到大的牛人,她全認識,至少是眼熟,可能是大家沒有別的娛樂,只有類似的低級趣味。

但是,認識歸認識,辦不了事。

因為,她在對方眼里,分量太輕了。

有個場景我印象特別深刻,曾經有個北京讀者過來找我,是夏天,她穿的特別夸張,跟比基尼似的,當時我去銀行辦業務,我們在排椅上坐著,我看到有人在看我,那我就起身,假裝溜達溜達,其實我是想證明,我跟她不認識……

對于3D,大家就這種感覺。

我記得最夸張的一次,有球友把手摸到了她屁股的位置,她一動都沒動,沒影響她繼續敬大家喝酒,仿佛什么都沒發生,她再次啟動了當年的模式,也許是一種慣性,不好意思拒絕。

我曾經想過拯救她,就是從拒絕面子開始。

你愛是誰是誰,來我這里消費,一是要給錢,二是不陪酒,做出了這一步,你才可以讓人刮目相看,其實是平等交往的開始,否則他們都是來消費你的。

又有什么意思呢?

彎曲的腰,直起來了就直起來了。

別怕得罪人。

那些人,都是渣男。

很難!

但是,她也很享受這種感覺,就是仿佛本地這些有名的男人全是自己的小粉絲,只是膜拜自己的方式是來酒館喝酒……

錯覺!

大約是2009年,認識了四川一位姑娘,馬尾辮,學新聞專業的,當時還是大四學生,在一家互聯網公司上班,那家公司主要輸出軟文的,基于行業原因,我們認識了,她不僅僅認識我,各類達人,她全熟。

我們認識的時候,她是我一個朋友帶著的女朋友,那個朋友算是鉆石王老五,馬尾辮怎么認識的王老五呢?馬尾辮之前跟著我們另外一個朋友,那個朋友有家室,所以后來跳槽到了王老五這里。

不過,大家依然和氣,因為馬尾辮屬于超級開放型的。

是思想開放。

她的觀點是,既然你是優質男,那我就把你征服……

而且要列個清單。

一個一個來。

每個優質男其實都有不平凡的一面,也就是有魅力點,還有一點是什么?男人雖然花心,但是優質男普遍很有責任心,有責任心的表現是什么?心疼,付出,回報。

鉆石王老五是給馬尾辮在成都買了一套公寓。

還有就是給了她一個項目。

前幾年我帶隊去伊拉克,她還報名了,已經成長起來了,不需要睡男人了,我對她的評價就是踩著JJ爬上來的女人,但是呢,你又感受不到她的心機,她貌似目的又非常的單純,就是喜歡優秀男人,喜歡就想得到,僅此而已。

在伊拉克,我們閑聊時,她羅列了一籮筐,多數都是我認識的,圈內的大小名人,包括我身邊一些大哥,她全搞定了。

那我肯定不能動心思,原因是什么?

也許她會把這個清單再講給別人聽,別人一聽,我靠,懂懂原來真的這么渣啊?

后來,又爆發了一波,就是抓住了微商的機會,我覺得三五千萬現金是有,她每交一個朋友,其實就是交了一個老師,老師帶學生是最快的,她在圈內找了一個男朋友,可能是準備結婚的,這個男朋友呢,是個大傻子,他不懷疑老婆跟任何人有關系,只懷疑與懂懂有關系,要求老婆把懂懂微信刪了。

我在想,你真是不識貨。

可能與她在家總是提懂懂有關,你提誰不好,提我……

在伊拉克的時候,她跟我談了很多有意思的過程,例如誰行誰不行,還有就是她對安全要求很嚴格,時間安全,地點安全,措施安全,并且每交一個男朋友都一起先去做一次體檢,你想跟我有深入接觸,這是基本前提。

我不知道其他人知道不知道這些,我覺得我是一個很值得她信賴的傾聽者,不批判,不指責,反而能疏導她。

我覺得最牛B的一點,就是她不迷失自己,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為什么突然想起她來了呢?

是勁松給我看他的行走線路圖,以及每一站誰來接待,我看到了馬尾辮,不知道馬尾辮會不會吃了勁松,這可能取決于見面時,她對他的整體評估,是YES還是不YES。

我笑著提醒了一句,馬尾辮喜歡吃人。

勁松大眼一睜,哇?真的?

我點點頭。

馬尾辮,雖然不符合道德邏輯,但是她很受尊重,怎么描述呢?就是大家不鄙視她,因為她很干爽,喜歡就在一起,不喜歡就是好朋友,沒啥。

還有一類,也是混圈子的女人。

這類女人有個特點,城府很深,游離于眾男人之間,有幾個特點。

第一、表面看起來很有錢。

第二、動不動流淚。

第三、表忠心。

來了一位新騎友,說是從青島回來的,老家是這邊的,之前在青島是做服裝設計的,開著一輛寶馬4系,在本地住在富人區。

騎的車子也不錯,一輛1萬多的捷安特。

一進入騎行隊伍,一群人圍了上去,噓寒問暖,很快就有人轉正了,但是她本人并不承認,認為是對方自我炒作,她依然是單身模式。

而轉正那小子呢,動不動都以女朋友稱呼她。

我對她略有提防的點是什么?

一進群,她挨著加了所有的男人,這不符合有品味的邏輯,只有窮屌絲才會這么干,真到了一定的級別,大家是不會隨意加好友的,包括我們一起去拉薩的這些人,彼此之間都未必有好友,都在群上,何必加好友。

沒必要。

服裝設計有一套獨特的本事,就是平時騎行不怎么說話,甚至還害羞,見了面都臉紅,但是在群上呢?那又格外的活躍,一套一套的,說的每一句話都很高大上,仿佛是董明珠在發言。

就那感覺。

在眾多男人里,我算是落馬時間比較晚的,因為我不主動靠近任何人,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,我不喜歡去培養感情。

是我賣紅酒,她買酒。

要2萬元的,錢先給了,酒先不拿,說春節的時候用。

在圈內,我眼線比較多,就是大家有什么信息都會匯總到我這里,對于一些事,我略有耳聞,就是她與幾個男人之間的瓜葛。

偶爾呢,她也找我傾訴,說自己挺孤單之類的,還拍一些哭泣的視頻給我。

我呢,也閑的蛋疼,就有一句沒一句的撩著。

我可能給了她錯覺,就是已上鉤。

有次,我們騎行蒙陰,住一晚上,有個騎友妹子在我房間閑聊,她也來了,意思是一起叫外賣吃飯,吃完飯,我說早點回去吧。

她起身問:是說我還是說她?

我說,你們都回去吧。

我把她送走了。(騎行妹子還在幫我收拾外賣殘羹)

回來時,騎友妹子感嘆:這娘們情商太低了……

晚上呢,服裝設計又給我發信息,還是哭的視頻,說自己快沒錢了之類的,我就把那2萬元轉給了她,這本身就是她放在我這里的貨款。

她立刻點了退回,意思是不是想要錢,只是傾訴一下,心情不好,我能感受到她的表演,就是她總是給人一種不能讓人放心的感覺,不像馬尾辮,很通透。

所以,我開始與她保持距離。

過了很久……

有位大哥喝了酒找我傾訴,意思是服裝設計跟他談了一段時間戀愛,分手了,他給了10萬元,但是事情還沒解決,一直在鬧,還給我看了聊天記錄,聊天記錄里是這么說的,先是把我給她轉帳2萬元的截圖發過去了,然后說:我好害怕,懂懂想花2萬元潛規則我。

有意思。

那我要給大哥解釋一下,否則他覺得我要在他頭上拉屎。

我把聊天記錄翻給他看看。

前因后果。

我還補了一句,你若是不信,可以問問小X(當天在場的騎友妹子),她全程在場,我又不是公狗,對這些事本身就沒多大興趣。

小X跟我也沒有任何關系,只是我身邊吸引一類朋友,就是默默無聞的付出者,有男生有女生,他們也喜歡有大哥哥罩著,我也喜歡有他們幫助。

小X跟我講了很多事,關于服裝設計的,說這個女人有家室有孩子,老公還有名有姓的,倆人沒離婚,她是失信執行人,之前在青島,現在回來了,老公和孩子還在青島……

這些,我是相信小X的,因為她不會撒謊。

我把這些事轉達給了大哥時。

大哥一臉懵逼?

啥?

結婚了?

有孩子了?

我咋沒發現呢?

我們這幾個,都只是冰山一角,幕后的故事多著呢,只是沒人去挖掘而已,多數男人都是吃個虧,認了。

從蒙陰回來沒幾天,她就把那2萬元要回去了。

我認為,最大的魚,就是那些老實男人,從來沒出過軌的,可能遇到了她就是災難的開始,因為她一方面塑造自己的高大上,一方面塑造自己的柔軟,意思是自己的別墅太空曠,不想自己住,咋辦?

男人就心動了。

啟動了憐憫之心,后來我詐過幾個騎友,問XX有沒有給你發過哭泣的視頻?

紛紛點頭。

至于更深入的故事,只有他們彼此清楚了。

這類女人,很難搞定真正牛B的男人,原因是什么?

對于牛B的男人而言,安全才是第一位的,你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女人,你就是再好看,也白搭,除非是喝了酒,就跟東哥似的,若是清醒的時候,東哥是不會去的。

東哥幕后不缺女人,一籮筐。

多是放心的,信賴的。

哪怕是馬尾辮這種,也是放心免檢。

大家總說,男人最專一,永遠喜歡18歲的,其實不然,隨著年齡、閱歷的增加,男人慢慢喜歡有靈魂的女人,而且是可以與肉體分離的,例如山口百惠,胖了是吧?

依然愛她。

我們騎友里也有胖乎乎的大姐,我覺得特別好,你要這么想,為什么古人說胖是一種富態,是因為她是最自然的狀態,想躺就躺,想歇就歇,不需要取悅于任何人,我就是我,這就是我當下最自然的狀態。

明星什么時候才會急忙減肥、健身?

需要復出的時候。

若是壓根不需要復出,還在意什么胖不胖?

無所謂了。

幸福的女人不需要天天折磨自己。

女人什么時候突然想健身想美容了?

離婚了。

健身房里有鄙視鏈,肌肉男鄙視排骨男,實際上還有另外一種鄙視,就是大腦男鄙視肌肉男,意思是你千萬別曬你的腹肌,你是告訴眾女人,你的時間都用在了這里,而不是用在了腦子上。

那,有沒有,既很智慧又很MAN的?

鳳毛麟角。

用在健身的精力多了,自然用到健腦的精力就少了。

快喝六個核桃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別說明:文章非紀實文學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對號入座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微信掃一掃
關注該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