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/06/27–懂懂日記

2019/06/27

原創: 懂懂贊賞 懂懂日記
初中老師,騎行達人。

不是我的初中老師,而是他教初中,癡迷騎行,癡迷到什么程度呢?

基本是大寶天天見。

太癡迷了就有一個問題,跟工作沖突,那咋辦?

二選一。

要么,去后勤工作。

要么,辭職去創業。

但是,這么多年的鐵飯碗,真扔了也不舍得,所以,這幾年他一直在研究鼓勵在職人員創業這個概念,先后多次去相關部門咨詢,人家覺得很怪,好好的鐵飯碗不要,搞什么創業?

他其實是想騎車。

光騎公路車也沒啥意思,看中了我那輛速降車,我這個速降車不是那么純粹,可以理解為SUV里的漢蘭達,能越野能公路,既能當山地車騎著出去玩又能從山而降……

恰好,有讀者過來買車,沒看中。

也不是沒看中,是他不懂車,找了一個小毛孩挑三揀四的,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最終的提議就是讓我修好后再賣給他。

我哪有這個閑心。

初中老師過來,給推走了。

山東人不喜歡談錢,就是哪怕做生意也不會談具體的數額,覺得很忌諱,他走的時候要給我轉帳,我提議,不用,等你發了工資的時候吧。

他說,我給多少你別嫌少。

我一看是6000。

我說,給我5000就行。

他說,不。

我把騎行訓練臺以及騎行服、護具一并送給了他,放我這里也用不到,偶爾下雨的時候,你可以在室內訓練。

初中老師也想把愛好轉化為事業。

但是,很難。

因為,在騎行領域,什么樣的大神都有,甚至有人一直在騎,一騎就是數十年,就跟流浪漢似的,要么在國內騎,要么全球騎,如陳良全,一騎就是30多年,從國內騎到國外,從自行車騎到摩托車,最近在索馬里。

自媒體領域也很多,玩抖音的,玩快手的,學歷高的,學歷低的,專業的,不專業的,太多太多。

想靠騎行出名?

要么,你是女生,身材很好,騎的很好,混于各大賽事,并且能拿個不錯的成績,例如抖音上的豆芽小姐姐。要么,你是胖子,通過騎行秀減肥,秀年輕,并且一定要有結果,有對比。

否則?

都火不了。

我都沒火,你想想有多難吧?

我能寫能騎,也白搭。

我問初中老師有沒有計劃去騎行青海湖?

他說,今年可能出不去了,領導讓我任課,肯定要當班主任,那就徹底沒時間了。

我說,當班主任好,有油水。

他說,一點意義都沒有。

我問,現在學校里還缺老師嗎?

他說,很缺。

我說,大家排隊都考不上……

他說,現在就是這么個情況,外面的人進不來,以為是供大于求,實際上呢?人手不夠,一年分配進來兩三個,而每年都有退休的,有高升的。

高考成績公布后,韓哥第一時間聯系我,征求一下如何給孩子填報志愿,這個要怎么理解呢?

報喜訊。

高興呀!

考的不錯,平時在班里十多名,這次考了第六,而且與前幾名沒拉開差距,高興得手舞足蹈的……

我再次搬出了自己的觀點:

第一、城市大于學校。

第二、選思維類專業。

什么是思維類的呢?

例如金融、哲學、心理學,這些都是思維類的,可以讓一個人的大腦更加的立體,逐步形成自己的價值觀。

而我們讀書時最熱門的計算機、臨床醫學。

這些都是工具類的。

就是學一門養家糊口的本領。

從一定意義上講,我們的孩子是不需要考慮養家糊口的,他的起點就在溫飽之上,不需要考慮買房買車,收入也不會太低,那么應該從更高思維去訓練他。

很簡單的一點,王思聰會去報考計算機專業嗎?

我覺得大學要學兩樣東西。

第一、本專業知識。

第二、一項體育特長。

韓哥認同這個觀點,一個渾身散發著運動氣息的男孩,他的魅力是遠高于那些偽娘……

男人就該有男人的樣子。

還有,不要輕易紋身。

不是說不可以。

是需要定性后再紋,例如結婚了,參加工作了。

韓哥要帶孩子去騎行青海湖,這是他對兒子的承諾,就是等你高考結束了,成績出來了,無論考的好不好,咱爺倆都一起去騎一次。

找我規劃一下行程。

我的建議是到西寧后休整兩天,逛逛,適應適應,西寧還是可以的,不會有什么高原反應,但是青海湖會有,所以必須要先做適應性騎行。

選什么車?

我推薦大行P8。

韓哥說,我也是這么想的,但是要給兒子弄個漂亮的車子。

我說,可以騎你的山地。

他說,嫌舊。

我說,重新買個。

他說,再說吧,不好帶,還是去租輛吧。

騎自行車的,玩著玩著軌跡就變了,最初是山地車,從千元玩到萬元,然后又開始進入公路,那才是燒錢的開始,從鋁合金升級到碳纖維,從機械變速升級到電子變速,玩著玩著突然又開始玩折疊車了。

回歸了。

就是有一天,突然想明白了,內功足夠深的時候,人是不需要武器的,騎個大行P8一樣秒殺你們一群公路車。

摩托車呢?

也是這么一個軌跡。

小排到大排,玩跑車,玩越野,最終一定會買輛大金翼,可是騎著騎著,最終又換了小踏板……

也回歸了,想明白了,騎摩托車的核心在于騎,騎什么并不重要,過去是想騎明星騎嫩模,現在覺得回家騎老太婆也很幸福。

皮卡領域也是如此。

小皮卡,大皮卡,最終又換到了小皮卡,我買最后一輛納瓦拉其實就是這一類回歸,就是突然想明白了,喜歡皮卡其實就是喜歡卡車文化,玩來玩去,最終還是要落地,能拉貨,能越野,尺寸別太大,性能要穩定。

那肯定是納瓦拉了。

若是提前一個月提出去穿越丙察察,我就會選擇開納瓦拉去,我堅信它的穩定性是一流的,之前我們去東北穿越,零下40度,1萬公里,我開著納瓦拉的哥哥D22,全程0故障,而別的車呢?不斷壞在路上。

納瓦拉跟猛禽比呢?

只有優勢。

啥?

不服?

猛禽看著很猛,其實穩定性一般,不僅僅是猛禽如此,美系車多是比較粗糙的,包括牧馬人在內也是如此。

至少在越野領域,不是一個量級的。

越野講究的是可靠性。

可靠性最牛的,絕對是日系,單純從可靠性而言,納瓦拉比猛禽要穩定,這一點,可以咨詢一下猛禽車主,就一句話,小毛病不斷。

納瓦拉車身輕盈,尺寸更小,通過性更好,而猛禽過寬過長過重,在越野路上都是弊端……

這些,都還是次要的。

主要的是什么?

猛禽在十年前是比較稀有的,屬于奢侈品,我記得在秦皇島服務區見張國立的兒子開了一輛,真漂亮,過目不忘。

那時,能玩猛禽的是真正的牛人。

現在?

這類大皮卡已經黑化了,一個個大金鏈大紋身,給人的感覺是混混專用車,也正是基于這個原因,我不玩這類大皮卡了,改為了小皮卡,小皮卡則很可愛,甚至有那么一點卡哇伊,不給人很招搖的感覺。

我混了七八年皮卡圈,對這個領域是比較熟悉的,皮卡圈成員流動非常大,根源是什么?

都是葉公好龍。

買了就后悔……

車庫進不了吧?市區沒處停車吧?因為你要占兩個車位,路上也不安全,因為視覺盲區太大,關鍵是市區壓根不讓進,拍到就罰款。

這些還不是最壓抑的。

上高速必須走貨車通道,高速限速100或80,因為你屬于貨車,若是不怕扣分罰款,那行,你隨意跑。

現在監控都帶型識功能,自動就識別你是貨車還是轎車。

一年一審。

保險格外的貴,一年兩三萬起。

處處別扭。

就跟臨時工與正式工的區別一樣,玩久了就覺得沒意思了,可以到二手市場看看皮卡,過戶比較頻繁,都是表面喜歡,而不是真喜歡,真喜歡是什么態度?

就是絕對包容。

做汽車自媒體的韓路也有輛猛禽,他曾經也是有類似的感慨萬千,后來他想了想,玩皮卡還是要玩納瓦拉,自動檔的,持有成本也不高,而且車子小,也輕盈,能上山能下海,足夠了。

所以,人都會回歸的。

只是,需要時間,需要經歷。

那若是上去就買輛納瓦拉呢?

不甘心。

見了猛禽還是饞得流口水……

最近三五年,我開的車子都是比較另類的,就是能讓別人流口水的,停在路邊,總有人過去拍照。

遇到這種情況,我都是等人家走了再過去。

會不會有沾沾自喜的感覺?

沒有。

比較平靜了吧。

我覺得這也是修行的過程,樸素、奢華、樸素,三階段中的奢華段,需要使勁裝,裝久了,突然看透了,也就回來了。

前幾天出門,在路上,媳婦跟我談起了虛擬貨幣,說比特幣又大漲了,還提到了我們一個共同的朋友,意思是讓她進場……

我說,不要去研究這些。

媳婦說,我沒研究,就是聽聽你的意見。

我說,人賺不了自己格局以外的錢,別人發了財咱不羨慕,因為這超出了我們的認知范疇。

但是,每個玩家都很自信。

總覺得這次不一樣。

以后你就懂了,沒有什么不一樣。

別說比特幣了,包括我持有美股、德股牛哥都持反對態度,很簡單的一個道理,老外研究股票研究了多少年?這種經驗優勢對我們是絕對碾壓的,我們就是他們的韭菜,所以,但凡是全球的游戲,咱都不要輕易玩,因為咱的級別不同。

例如黃金、期貨、虛擬貨幣。

都不該碰。

媳婦要跟我理論,意思是這次完全不一樣,是顛覆式的。

我說,你知道什么是貨幣嗎?貨幣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嗎?就是匯率穩定,昨天去看了一輛奔馳G,是20比特幣,今天去呢?成了50比特幣,那咋可能當貨幣使用呢?比特幣唯一的可能,就是作為虛擬財富,就是大家一起吹起來的氣球,都認可這個資產包,純粹當數字藝術品了,而且是行為藝術品。

這么理解就很準確了。

比特幣是不可能成為貨幣的,因為它不穩定,上竄下跳的。

國家要絕對維護貨幣的穩定。

自然不會讓這些虛擬貨幣走上舞臺,現在之所以不管,其實是把其定義成了數字藝術品,你們愛折騰就折騰吧,反正是一群騙子跟一群傻子在玩擊鼓傳花。

前些日子我見余木。

現在改名叫余火火了,他為什么銷聲匿跡了這么久?就是去炒比特幣去了,沒幾個月虧了1000多萬,主要是精神萎靡了,過去他時刻給人一種活力四射的感覺,但是這次見他,感覺老了不少,就是讓這些折磨的。

何必讓自己上賭桌呢?

類似的朋友還有一個,也是玩比特幣,最初是挖礦,咨詢過我,我給的答案是NO,但是他執意去搞,中間的確賺到過錢,各類瘋,后來呢?把房子都偷偷地抵押貸款了,說明他手里的積蓄全部爆雷了,關鍵是媳婦還不知道……

有沒有人賺錢?

有,我在比特幣做空群里。

這是一群偷襲者,就是趁人群四處逃竄時,他們放狗,為什么他們能賺錢?因為不是當成了賺錢,而是當成了試紙,拿點小錢,小試牛刀,看吧?我說比特幣沒有價值……

比特幣能玩不?

我認為,也可以玩,不過要換個玩法,先確定自己是不是一個絕對理性的人,能理性到機器人的標準,然后拿出10萬元來玩,只是想證明自己的牛B之處,看吧,我是傲視你們的。

怎么玩?

波段定投,漲也投,跌也投,漲到一定度,割,跌到一定度,補。

最適合定投的產品其實是波動大的,震蕩的越激烈越好,最初在選A股定投產品時,我選過銀華銳進,屬于B級基金,自帶杠桿,震蕩的非常厲害。

但是,因為國家建議B級基金退出,預計到2020年年底前就整改了,我覺得不適合超長線投資,就放棄了,我總覺得這個比上證50更適合。

越震蕩,越好。

你看,為什么企業家玩到一定程度就喜歡賭博?

因為,可以縮短周期。

過去投資1000萬,需要5年才能賺回1000萬。

而今天呢?

不用一分鐘,整個投資就見分曉。

也就是山中一日世上千年。

大家越來越喜歡玩這種壓縮版的游戲,單純從曲線而言,比特幣就是以10年為壓縮的A股,比特幣一年的震蕩相當于A股十年的。

自然,更吸引一些搏擊選手。

對于這些空氣幣,最好的態度就是不聞不問,誰愛發財就發財,與我們沒關系,若是誰只是因為投資了這些空氣幣而把我們這些實干家給超越了,那是整個社會的悲哀。

那,我們為什么不去做這個超越者呢?

因為,更大概率是,我們輸得體無完膚。

何必呢?!

作家里很多人也炒股,在一起聚會也喜歡討論股票,但是我總覺得作家炒股普遍比較笨拙,也不難理解,一個人在某一方面很有成就,但是在別的方面可能會犯很低級的錯誤,我看他們,就覺得他們跟孩子一樣天真。

喜歡研究消息股、概念股。

我推薦給他們上證50,他們覺得漲的太慢了。

錯了。

未來,中國的股票就是兩極分化。

爛的,越來越爛。

好的,越來越好。

大家都說股票跌得厲害,倘若你買了這些白馬股呢?貴州茅臺、中國平安,哪個不是創了新高?

可是,大家不愛選擇。

總覺得已經足夠貴了。

都在試圖當伯樂,去尋找下一個千里馬……

你高估自己了。

越是菜鳥,越喜歡炒新奇特,什么概念新追什么,若是真買了白馬股反而很沒意思,一年到頭除了分次紅以外,啥動靜沒有,沒有絲毫的樂趣。

而炒這些概念股則不同,每天可以做波段,可以高拋低吸,還能不斷地學習新概念,什么共享經濟,什么工業大麻,什么量子通信。

結果,都被收割了。

當年,有支明星基金要發行,興全合宜,幾天的時間發售了300億,這屬于天文數字了,我記得是2018年春天發行的,我通過二級市場買的。

現在過去一年半了,戰績如何?

大家都夸基金經理水平高,大盤這么弱還能回本,現在的水平就是回本,等于一年半過去了,剛回到起跑線。

明星經理都如此,你還牛B啥?

我定投的這支基金,自然也關注這支基金的持倉,真分析的時候我才發現,原來明星經理跟指數基金差不多,主要配置大盤股,貴州茅臺、中國平安這些。

至于一些新奇特,幾乎不買。

新手,喜歡買這些白馬股,可是到了一定的級別,覺得自己會分析股票了,就開始買新奇特了,一個真正的高手又會回歸的。

又回到了白馬股。

這也是一種輪回。

明星經理的戰績都沒有我好,那是不是說明我比他們更牛B?

不是。

而是這樣的,管理的盤子越大,收益越無限接近于5%,若是低于5%那直接沒有管理的意義了,直接去銀行做大額理財就是。

國家隊厲害不?

國家隊的年化收益率只有8%。

這個數據并不牛B,無數大神都能超越,只是忽略了一個基本前提,就是巨大的體量。

“理性”的人,并不多。

不僅僅A股如此,美股也是如此,我記得有次跟一位職業投資者在閑聊,說起羊群效應,我原以為只有中國老百姓才如此,聽他的分析才我才慢慢意識到,這是全球屬性。

就是老百姓永遠都是盲從的。

一個莫名其妙的概念就可以炒來炒去,比特幣完全是空氣,但是大家也玩的津津有味,從一個點上來講,玩這一類貨幣一定會受到監管的。

因為,比特幣能起到洗錢的功能。

可以把錢洗到全球任一區域。

而我們國家是外匯管制,不可能允許有這么個口子存在。

翡翠領域、和田玉領域有一類玩法,就是定向拍賣,例如在國內花5000萬買個手鐲,然后拿到美國去拍賣掉,拍到了1000萬美金。

這樣就實現了換匯。

郭德綱曾經代言過一個產品,藏秘排油,后來延伸出了一個概念,就是普洱茶減肥,久而久之成了真理,貌似大家都信了。

我賣茶葉的時候,韓國姐姐找我批發,就是那種二三十元一餅的,她帶到韓國后賣給韓國人,打的概念就是減肥神器……

我突然就豁然開朗了。

呀,原來,愚昧是全球普通人的通性。

對我們而言,貌似又是好事,因為只要我們修行了理性、睿智,一方面我們可以避免無數的坑,一方面貌似我們又可以為別人挖坑。

要出發進藏了。

我跟我車上的隊友提醒,每人多買幾份保險,給家人一個交代。

我去參加動員大會時,我發現大家對我這個提議并不感冒,甚至在出行路書里也沒提過任何與保險有關的字眼……

那我就好奇了,難道大家都是敢死隊的?

酒過三巡。

我又提議了一次。

有車友就算是很認真地跟我解釋了一下:人都沒了,要那三百萬兩百萬的有什么意思?

我瞬間就懂了。

大家都是億級身家,壓根不需要什么百萬級的保險。

我又回想起當年曹紀平賣給兩個隊友的千萬保險,其實都是傳承式的,就是自己死后,給孩子保身價的,而不是什么大病險意外險。

從這個角度而言。

其實有錢人是不需要大病險、意外險的。

例如我買的大病險是每年交1萬元,大病時賠50萬,我媳婦看的很重要,其實在我看來,純粹是扯蛋,我壓根不需要這50萬。

若是讓我自己買,誰來游說我,我也不會買的。

這些之所以買,都是因為他們給我媳婦洗腦成功了,然后我媳婦主動給我買上了,怎么給我媳婦洗的呢?意思是家里的頂梁柱不能倒了。

可是,50萬夠干什么的?

我突然明白了,就是一個維度有一個維度的認知。

我們需要的未必是別人需要的,我們在意的未必是別人在意的,維度不同導致了思維不同,思維不同導致了游戲規則不同。

這次,我們隊伍兩輛陸巡,一輛奔馳G,一輛路虎衛士,一輛猛禽,我還是略擔心的,畢竟我們車速度最慢,最顛,而且還是手動檔的,沒有定速巡航。

我的意思是大家不需要等我們,目的地集合就好。

同時,我還提了一句,就是猛禽皮卡可能會在高速上被拍,所以速度要適當的放慢,規避一下。

當然,我覺得車主也不在意這些,罰款罰就是了,無所謂。

之前我玩皮卡的時候,很多人問我,若是進城被罰款怎么解決?是不是要加個后蓋?

我覺得加后蓋的皮卡壓根不叫皮卡。

咋辦?

認罰就是了。

我玩了七八年皮卡,前前后后換了五六輛,只有過兩張罰單,一張是瑞麗超速,一張是大理進市區被抓。

在大理那次,我們把理由歸結為了拉了一個掃帚星。

有個美女在路邊搭車。

一看,蠻漂亮的,就讓上車了,結果呢?溝里還藏著一個男的,后來才明白,他們這些搞徒步的都是這么組合,女的搭車,男的藏著,然后一起上。

男的有狐臭,特別厲害。

N久沒洗澡的感覺。

女的呢?

山東老鄉,在紡織廠上班的,說是失戀出來的,胳膊上有個大紋身,從而推測,應該不是棉紡廠上班。

沒到大理,就讓我把他們扔了。

受不了那味道……

洗了N次車,還有。

在進藏路上搭過幾次徒步的以后,我就反感了,我覺得這完全是一群乞討者,只遇到過一個極品,送了我兩盒茶葉,請我吃飯,關鍵是干干凈凈,曬的烏黑是不錯,但是牙齒很白,美院的學生,叫王磊,我現在對他印象都很深刻,他說自己是怎么搭車的?就是請司機吃個飯,實在沒得付出了就給司機講講自己的見聞。

純粹是體驗式的流浪,很牛 B。

我問過他,你搭車最大的收獲是什么?

他說,如何讓人一眼就信任我,因為別人給我的時間只有幾秒。

不差錢的人去體驗搭車。

這是另外一類人。

我記得新寶當時跟我說過一句話,旅行的最終階段就是一個人,自己開著車,邊走邊看邊思考。

關鍵是思考。

咱最初是單人單車,后來覺得特別羨慕車隊出行,就開始參加這些車隊,真參加車隊以后,又想回歸。

因為,所有的車隊其實都是一類,就是目的式旅行。

例如咱用多少天,走多少路,看什么景。

不給你思考的時間,不給你享受的機會,只有趕路趕路……

所以,這次出行我們就提前定好了基調,別走那么急,時間放的長一點,大家多交流,多學習。

否則?

又成了歐洲行。

7天15個國家,回來后都有恍惚感,我到底有沒有去過法國?法國什么樣?記不準了,只記得紅場旁邊有個斗獸場,很壯觀,旁邊還有個科隆大教堂,站在科隆大教堂上能看到阿爾比斯山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別說明:文章非紀實文學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對號入座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微信掃一掃
關注該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